tan贱特

存稿处,乱写的

1、不问缘劫
时光错影,云卷云舒。自那日绮罗生从天池中醒来已有一段时间,按理说,北狗应该趁此机会与他形影不离,好好地再续情谊,哪知......
“哎......”男子清幽的声音,温和雅致又淡含着一丝怨气“最光阴呀,你何时来与我说句话啊……”
时间天池边,清丽的背影影逸于重重云翳。湖面如镜,男子五官秀美,但因长时间的沉睡,身体亏空,面容清隽。绮罗生素白的长发下,一双凤眼,紫眸顾盼生情,透着万千情丝愁绪。
“汪呜~~”小蜜桃的狗头跟着晃了晃“是呀,就连我都不理呢!”
“小蜜桃,看来以后你我二人,不,你狗我人,只好相依为命了啊。”绮罗生用扇尖抵住嘴唇,笑道“要是那只可爱的北狗与你我心意相通,此时就应该乖乖出现”
“哼,无聊”身后树下,低沉的男子声音不经意间夹杂着少年的青涩。
绮罗生头轻垂“吾还真是有幸与可爱的光之少年心意相通呐。”
来人默默地走到绮罗生的身旁,少年的面孔精致,眉间淡漠,见之忘俗。
最光阴冷淡的回应到“自那日你擅自停止心跳,毫无声息地躺在时间天池以来,吾就不知如何与你说话。”
“呵,还真是直接啊。”绮罗生苦笑着“我本想着......”
“你本想着救下我的性命,哪怕失去你自己的性命也要湖海不留恨。”
最光阴平静的接下了话,手指轻轻颤抖“你找到了生命的渡头,却要留我的心继续漂泊吗?”
“汪汪汪!!嗷呜~~~~~”
小蜜桃从绮罗生身边窜到最光阴身前“笨蛋北狗!笨蛋!居然不跟我们说话!呜~~”
最光阴轻抚小蜜桃的狗头,嘴唇轻抿。
“小蜜桃,北狗居然不理咱们,我们好委屈的。”绮罗生轻笑着,凤眼因笑意而微挑上扬。
“吾到时间城以来,对时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,这种稍纵即逝深含着一段段久远的故事,故事中又有着不同的缘劫,”绮罗生缓缓摇着雪璞扇“吾看到了吾的缘劫,缘起于那年留别荒原的相遇,劫终于无边黑暗中刀的感悟……缘分与劫数都与一个人分不开啦……你说我的憾恨应当怎样终结呢,最光阴?”
“你快乐吗?”最光阴凝视着他“我曾对城主说过,与喜欢的人最快乐的事不问是缘是劫,你......如今快乐吗?”
一旁聒噪的小蜜桃瞬时安静,只留池水轻拍岸边的礁石发出的声响诉说着两人的交杂的心事。
“我现在......不是十分快乐的。”绮罗生低垂着眼眸,打破了安静。
“是吗?”最光阴转身,欲离开
“我那可爱北狗似乎颜面神经失调,都不与我说话,害得我郁结于心,让我怎么快乐的起来呀。”绮罗生故意使坏,连声色都变得俏皮起来。
“哼,无聊!”北狗加快了离去的步伐,但掩饰不了他通红的耳朵尖儿。
“哎,别走嘛,我想听你讲故事……”
“我没有......”
“今晚在殊离山的石崖”绮罗生以扇轻掩唇边的笑意。
“......嗯。”
2、
“我没有什么故事可讲的。”